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江苏文学网 >> 龙图案卷集·续 >> 25 师叔

龙图案卷·续集

卷 01盐棺金柱

24 师叔

霖夜火带着小良子就朝着官道走去, 辨别着声音, 火凤感觉到马车越来越近了。

这时,身后的小良子突然拽了拽他的衣摆。

火凤回头,小良子认真地跟他说,“火鸡!有杀气!”

霖夜火盯着还一脸稚气的萧良看了一会儿, 嘴角不经意地挑起了几分。

小孩儿长得是真快, 一转眼就大一些。杀气这种东西,你内力越高武功约好,就越能感受到,但这种感觉是跟危险靠得越近才越明显的。现在离那些杀手还有一定距离,小良子通过听声辨位, 竟然能感觉到对方隐藏起来的杀意, 这孩子真是天赋异禀。

为了避免打草惊蛇,霖夜火没靠的太近, 而是选择了不同方向, 先出了林子, 到了官道附近观望。

远远的, 就看到一个车夫赶着一辆马车往这边来。

那只是辆普通的马车, 赶车的车夫年纪不大, 穿得也挺干净体面。

火凤皱眉——看着只是普通人家的马车而已,怎么那么多高手埋伏?

正想着,忽然, 那马车车夫一拽马缰绳, 似乎是听到马车里的人说话, 马车速度放缓,最后停在了路中间。

车夫回头问车里人,“老爷?”

霖夜火听得真切,马车里的人刚才的确说话了,让那车夫停车,找个地方先避一避。

就在车夫回头的当口,忽然,林子里两个黑衣杀手冲出,直取那车夫。

说时迟那时快,马车里的人一跃出来,一把拽起车夫离开了马背,落到平地,躲过了两个黑衣人的偷袭。

那车夫吓得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马车里出来的是个目测五十多岁的中年大叔,样子长得很威武,不过穿得倒是不修边幅,腰间还挂个酒葫芦,手里拿口宝刀。

那大叔对车夫摆摆手,示意他去林子里躲着。

车夫赶忙跑开。

那大叔抽刀,问那两个黑衣人,“我这条命怎么还有人惦记?不当不正赶在这时候埋伏,莫不是跟太尉府的灭门案有关系?”

霖夜火瞅着那大叔有点面熟,一时想不起来哪儿见过,而且怎么还跟太尉府的官司有关系了?

小良子也抓头——哎呀这大叔那么面熟,那儿见过啊?!

这时,林子里又出来了几个杀手,将那大叔就给围上,双方打了起来。

小良子踹看热闹的霖夜火,“你不去帮忙啊!”

火凤指着那大叔,“这么能打用不用我帮忙啊?”

那大叔的确不是一般人,一口刀舞得虎虎生风的,那群黑衣人根本近不了身还被砍伤了好几个。

小良子一歪头——哎呀?武功都好眼熟!

就在这时,霖夜火脚尖将小良子往一旁踹开点,伸手握着破天剑往前走了几步,一握剑柄抽剑出鞘……

几乎是同时,林子里又有几个黑衣人杀出,准备偷袭那大叔。

刚到身后,就感觉脑后一热,回头一看,几个黑衣人吓得赶紧躲闪,但哪里来得及。

一道鲜红的火光如同出笼猛兽一样就朝着他们扑了过来。

那大叔也一回头,就见迎面一道火光突然一分为二,绕过他,将他身旁一圈黑衣人都给燎了。

大叔回过头,火光的映衬下,霖夜火和萧良才把他面容看了个清楚明白,这脸他俩一下子就想起了个认识的人。

“啊!”小良子喊了起来,“多大&爷!”

霖夜火收了破天剑,也往前走,他“碰巧”救下的这位,不是别人,正是多罗他爹,八王爷原本的贴身侍卫,多启。

“小良子?”

多启蹲下,将扑过来的小良子抱了起来。

小良子给他拍拍衣服上溅上的火星子,检查了一下,发现没受伤,也放心了些。

霖夜火帮多启捡起刀鞘。

多启看了看满地滚的黑衣人,笑着说,“火凤堂主,好霸道的功夫。”

霖夜火也笑,一脚踹开一个脚边的黑衣人,问多启,“老爷子是去开封府么?”

多启点头,“可不是么,我儿昨天捎话来,说太尉曹魁叫人灭门了,让我有空去趟开封府。”

小良子拍拍多启胳膊,“那表示多大&爷你肯定知道什么很重要的事情,不然人家也不杀你灭口了。”

多启让他逗乐了,点头,“有道理。”

说话间,不远处马蹄声响,霖夜火回头,就见邹良带着一队士兵正赶来了。

邹良也看到前方应该是出事了,官道上烟熏火燎的,地上几个黑衣人衣服都着火了正满地滚,霖夜火估计是放火烧人了。

到了跟前,邹良下马看到多启也是一愣,“干爹?”

多启对他招手,“你们怎么都不找干爹喝酒来啊?对了,乔广家媳妇儿来开封了没啊?一会儿带我瞧瞧去!”

邹良看到满地的刺客也知道怎么回事了,想想有些后怕,谁都没料到会有人偷袭老爷子,还好霖夜火在,不然出大事了。

火凤见邹良对他点头,脸上神情很是感激,倒反而有些不好意思,搔了搔下巴——不用谢大&爷我,要谢谢妖王啊,老爷子太牛了,手指头一掐往西一指,就是一条人命。

邹良去拽下一个黑衣人的面罩来,发现有点眼熟,想了想,左将军眼神就冷了几分,“你们不是太尉府的侍卫么?!”

霖夜火疑惑,“太尉府的侍卫干嘛要刺杀你干爹?”

邹良皱眉想了一会儿,了然,“我就说奇怪,太尉府的哪怕家丁护卫人在少,也不可能一路被杀却没一点声响弄出来,别是你们里应外合联手干的吧?!”

邹良令手下将几个杀手困回去,也交到开封府。

小良子和多启上了马车,霖夜火爬上初七的马背,跟邹良一起回开封。路上火凤还问,城里怎么样了。邹良将白玉堂活捉孔月的事情一说,气得霖夜火直拽初七马尾巴,“哎呀被白老五抢先了,大&爷我也想收拾孔月!”

邹良好笑,“你们还都看孔月不顺眼啊?”

火凤一撇嘴,“那厮天天吹牛皮,说得自个儿比我家和尚高出多少去似的,臭嫑脸的!这回众目睽睽下让白老五办了!大快人心!”

……

皇宫里,赵祯带南宫钦到了御花园,陈公公端出茶点来。

赵祯拍了拍石桌,示意南宫钦坐下。

南宫钦看自家叔叔。

南宫纪也无奈,武试还没考完,刚才当着那么多考生的面,赵祯拉着南宫钦就走了,考生之间难免会乱传,到时候别说赵祯偏心什么的。

赵祯瞧着南宫纪一脸为难挺有意思,开口道,“那朕的确是偏心的么,你侄儿就是自己人,去看看一航来了没。”

南宫纪无奈,只好出去等贺一航。

赵祯给南宫钦挑了几块点心。

南宫有些惊讶,赵祯好像知道他喜欢吃什么。

赵祯端着茶杯笑眯眯,“嗯,口味都跟南宫一样。”

南宫钦捧着茶杯喝茶。

“你刚才瞧见那考生变盐了吧?”赵祯突然问。

“是的。”南宫钦放下杯子点头。

“有没有觉得哪里不对劲?”赵祯已经看到远处的九曲桥上,南宫纪和贺一航一起往这边走了。

“嗯……”南宫钦想了想,点点头,“他好像知道自己会变成盐一样。”

“哦?”赵祯问,“怎么说?”

“我只是感觉。”南宫钦道,“那考生在消失之前,马蹄先乱了。”

“马蹄乱了?”赵祯喃喃自语。

南宫钦点头,“本来我们几乎是齐头并进的,马奔跑的步伐和节奏都接近,但是就在他变盐之前,似乎是有个拽缰绳的动作。”

赵祯看着南宫钦。

南宫道,“沈茂之前也有些欲言又止的样子,他可能也感觉到不对了。”

“沈茂啊……”赵祯问,“你没问问他么?”

南宫摇头。

“为什么不问?”

南宫钦小声嘟囔,“两次变盐都发生在他身边,所以先不问了,我再观察观察。”

赵祯盯着他小声说话的样子看了一会儿,突然哈哈大笑。

贺一航和南宫纪走到花园的时候,正好看见赵祯笑的开怀。

南宫钦撅个嘴看南宫纪。

南宫纪也无奈,赵祯逗他侄儿逗得真开心。

赵祯笑完了,让南宫纪带南宫钦去开封府,估计展昭他们查案有些事情想问他,顺便叔侄俩去吃个饭什么的,给南宫放假半天。

南宫跟接了赵兰下课之后来替班的戈青交代了几句,就带着侄子出了御花园。

离开皇宫,往开封府走,南宫纪问南宫钦,“皇上没准会让你做御前侍卫。”

南宫钦也没多说什么,就点点头。

南宫纪有些疑惑地看他,“以前让你做侍卫你都不高兴,说要从军,今天怎么不顶嘴了?”

南宫钦想了想,嘟囔了一句,“当御前侍卫也没什么不好。”

……

皇宫里,贺一航坐下。

赵祯问他,“那小孩儿跟南宫像吧?”

贺一航点头,“叔侄俩都是精细人。”

赵祯跟贺一航喝茶聊天,这时,陈公公捧来了两个锦盒,一大一小。

大的那个先放在了桌上,赵祯对贺一航说,“里头有一些宫里找到的,当年贺晚风的东西。”

贺一航惊讶,打开盒子,发现是文房四宝,还有一些木尺、印章之类。

贺一航谢过赵祯,这也算他家传家&宝了。

“另外这个,你带回去给九叔和展昭他们,估计查案用得到。”

赵祯又递过那个小锦盒,示意贺一航打开先看看。

盒子里,是一根木头,看着像是烧过或者泥里埋过的,很古旧,黑色的木头表面坑坑洼洼的,有些斑驳的金漆。

贺一航不明白,问赵祯,“皇上,此乃何物?”

赵祯微微笑了笑,“之前修缮花园的时候,从地底挖出来的。”

南宫更不解了,谁埋了根烂木头在皇宫里?

赵祯对身旁的陈公公点点头,示意他说。

陈公公道,“将军,此物件与宫中某些谣传有关,这里头,应该是动物的尸体,多是鸮或鳄鱼。”

贺一航好奇,“此物什么用途?”

“多是辟邪用的,埋在宅子附近的院子里。”

贺一航头一回听到这种说法。

“鸮是谐音小人,同理,鳄鱼代表恶意,木封镀金是一种封印之术,将不好的东西都封存起来,是一种古老的驱邪弊害之术。”陈公公无奈,“早些年在后宫流传甚广。”

贺一航了然,“和盐棺公主的棺材,是一个道理吧?”

“应该是,这里头也是有盐的。”陈公公道,“具体老奴就不了解了。”

贺一航想心思——之前太尉曹魁地窖里弄的那副棺材,再加上周围摆着的一圈驱魔阵,他是遇到什么魔物了不成,需要这阵势来驱魔?

……

开封府内。

展昭和霖夜火两拨人前后脚回来了,一边抓了三月斋一群人,另一边抓了要刺杀多启的太尉府侍卫一群。

多罗已经得到消息了,吓得跑了过来,据说出门前还让八王爷训了一顿,怪他没亲自去接他爹。

发现多启没事,多罗才放心了,结果被他爹又骂了一顿,“你个傻小子不留在八王爷身边跑这里来干嘛,赶紧滚回去保护八王!”

多罗还挺委屈,搞得跟个受气包似的两头挨骂。

打发走多罗,天尊和殷候也带着公孙某、陈通和一群小才子回来了。

天尊殷候进屋就找妖王,心说不知道闯祸了没。

妖王瞧见他俩则是蹲下跟小四子要东西。

小四子从小荷包里摸出两个刚才妖王让他帮忙保管的小金猪。

金猪上还穿了两根红绳子,里头不知道是不是有铃铛,水音的,摇起来叮叮咚咚响。

妖王举着两个小金猪扭脸看天尊和殷候,二老警觉地后退了一步——你要干嘛?

“来!戴上!”

天尊和殷候惊骇——干嘛?!

“辟邪啊!”妖王严肃脸,“今年本命年!”

天尊和殷候跳脚,“你少来!今年又不是猪年我俩也不是本命年!”

银妖王一眯眼,指示悄悄跑到天尊和殷候身旁的小四子小良子,“抓&住他俩!”

俩孩子立刻一人抱住一个,展昭和白玉堂也去帮忙。

妖王给两人戴金猪坠子,霖夜火和赵普瞧着挺有意思,都跟公孙打听金猪坠子哪儿买的,蛮好看的啊。

公孙说刘记金铺那老些个金猪啊,刚才差点儿被埋了。

“哈哈哈。”

和公孙某他们一起来的陈通被这场面逗笑了,这么大天尊殷候,敢情落妖王手里就是小孩子。

展昭正疑惑陈通怎么也来了,房间里,刚给梅不声喂完药的苏九姑正好走出来。

苏九姑抬头,一眼看到站在院子里的陈通,楞了一下。

随即,众人就听到“哐”一声,苏九姑手里的药碗落到地上摔碎了。

众人都不解地回头,陈通也回头。

就见九姑跑上去一把抓&住他袖子,“师叔!”

陈通张了张嘴,显然也很吃惊。

开封府众人都疑惑地看着陈通——你个陈三卦不自称是弄堂里算命的半吊子么?什么师叔?!

一旁,公孙某捧着茶杯呼噜噜喝一口茶,抬头欣赏被强行戴上了金猪挂坠的酱油组,边看边点头——嗯!蛮好看的么。

白玉堂看着也挺满意,问展昭,“给你弄个金猫戴?”

展昭一挑眉,“谁要戴金猫,我要戴金耗子!”

对面,天尊和殷候气哼哼瞄了“助纣为孽”的几个小孩儿一眼,把金猪塞衣服领子里了,没事儿人一样扭脸问陈通,“什么师叔?!”

喜欢龙图案卷集·续请大家收藏:(www.freychem.com)龙图案卷集·续江苏文学网更新速度最快。

龙图案卷集·续最新章节 - 龙图案卷集·续全文阅读 - 龙图案卷集·续txt下载 - 耳雅的全部小说 - 龙图案卷集·续 江苏文学网

猜你喜欢: 宠溺呆萌小王妃嚣张狂妃要逆天在清朝的生活半路杀出个侯夫人花开春暖凤凰图腾如意事问丹朱长女落花时节又逢君养帝皇兄重生之将门毒后忽如一夜病娇来掌家娘子粉妆夺谋将军家的小娇娘盛华千金裘游龙随月女帝本色闲唐宠妻无度之嫡妃不羁痞妻,你敢反闺中记与子偕行
完本推荐: 残次品全文阅读寡妇多娇全文阅读许你万丈光芒好全文阅读逸宁全文阅读为这个家我付出太多了全文阅读一点即燃全文阅读重生之国民男神全文阅读掌欢全文阅读超级能源强国全文阅读月上重火全文阅读他是璀璨星光全文阅读璃王宠妃之绝色倾天下全文阅读甜甜的全文阅读将军家的小娇娘全文阅读重生之丁浩全文阅读我就是这般女子全文阅读他最野了全文阅读给校草当假男友的日子全文阅读小男友全文阅读天神诀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借剑深夜乐园伏天氏戏精打脸日常芝加哥1990超神宠兽店被迫成名的小说家陆爷的小祖宗又撩又飒高武:开局窃取不死神凰天赋!首辅娇娘帝霸大唐第一世家我不可能是剑神洪荒:签到百年,我大道身份被云霄曝光了无敌神龙养成系统十万个氪金的理由超神学院之异能者洪荒:震惊!原来我是隐世圣主她在司爷心尖撩火大唐开局震惊了李世民名著世界当女配鉴宝无双大秦:开局邀请祖龙造反仙宫神话版三国文明之万界领主我,儒剑仙,在天墉城签到三百年我的细胞监狱神祇时代:开局百倍奖励超越狂暴升级

龙图案卷集·续最新章节手机版 - 龙图案卷集·续全文阅读手机版 - 龙图案卷集·续txt下载手机版 - 耳雅的全部小说 - 龙图案卷集·续 江苏文学网移动版 - 江苏文学网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