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江苏文学网 >> 龙图案卷集·续 >> 122 灵

绍兴府城外不远, 就是两浙路的军营水寨。

安顿好了兵马的龙乔广和唐小妹夫妇俩在水寨休息了一天后,就坐船赶去绍兴府跟展昭他们会合。

船行湖上,广爷站在船头欣赏两岸景致, 今日天高气爽, 湖面小风一吹, 右将军就觉得心旷神怡。

“相公!”

这时,唐小妹从船舱里跑出来,拉着龙乔广就往船尾跑。

广爷还挺纳闷,跑到船尾,就见媳妇儿指着远处的一艘船说, “那是不是师父师娘的船?!”

龙乔广一听到“师父”两个字两眼都亮了, 赶紧眯眼仔细看, 果然……是他师父的船。

别问龙乔广为什么能认出来,用赵普他们几兄弟的话讲, 方圆十里之内, 有只咬过吴一祸的蚊子出现, 广爷都能认出来。

“师父师娘!”

夫妻俩就在船尾喊了起来, 一个劲对着那边挥手。

说来也巧,船上的确是吴一祸和红九娘, 这夫妻俩刚从魔宫出来, 准备去绍兴府买点儿东西。

九娘也跑到船头对着小妹他们招手,吴一祸走出船舱,隔着老远就看到徒弟一脸傻乐的样子,好奇这小两口怎么跑江南来了。

两艘船在码头前会合, 龙乔广和唐小妹就上了师父师娘的船。

小妹挽着九娘的胳膊师娘前师娘后的, 叫得红九娘眉开眼笑。

广爷就围着吴一祸转圈, 嘴里吧啦吧啦都不带停的, “师父您怎么在这儿啊?师父最近去哪儿啦?师父吃过饭了没?师父天那么凉怎么穿那么少?师父您去绍兴府干什么呀?师父您是不是瘦了啊?师父……”

吴一祸无奈地叹了口气,只听到耳边“嗡嗡嗡师父嗡嗡嗡师父……嗡嗡嗡……”

拿了俩冬枣给广爷塞嘴里,吴一祸终于清静了一会儿,问唐小妹,他俩怎么跑来绍兴府了。

小妹就将赵祯带着大队人马下江南微服出巡的事情大致说了一下。

九娘听说宫主妖王他们都在绍兴府的白家庄,就也要去玩儿。

……

霖夜火他们前脚回到白家庄,龙乔广他们后脚就到了,一家人凑到一起更加热闹,唐落梅跟着他小姑父一起围着幽莲继续打转。

……

与白家庄那群闹腾的“闲人”不同,这会儿公孙和赵普可老正经了。

先生被九王爷拽出仵作房洗了个手,卢月岚也追到门口,边看外面两人,边回头看那具尸体。

尸体眼窝里那只蜘蛛显然是活着的,遮眼布一被掀开,它就爬了出来。

卢月岚对着公孙他们招招手,“活的诶!”

公孙在外面喊,“小心,赶紧出来!”

可那蜘蛛爬到尸体额头上,就突然不动了。

赵普就听到头顶一阵风过,煤球飞了下来,落到了卢月岚的肩膀上,嘴里发出“咕咕”的声音。

听到大角鸮带着点警告的叫声,那只蜘蛛又缩回了尸体的眼窝里,一动不动地藏了起来。

赵普就听到四周围有一些异动之声,抬起头一看,九王爷吓了一跳……只见衙门院子里的树上,四周围院墙上,还有一侧的屋顶上,不知何时已经落了一大群乌鸦。

这些乌鸦体型硕大,漆黑的眼睛盯着院子里看着。

公孙又走回了仵作房,煤球跟着飞了进去,落在公孙肩上,一直盯着那只蜘蛛。

大概是因为有一只硕大的猛禽盯着,那蜘蛛就缩在尸体眼窝里装死。

卢月岚跑去找了个琉璃罐子过来,赵普接了罐子示意二人退后,他拿了根长一些的竹签,将蜘蛛赶进了琉璃罐子里,盖上盖子。

将盖子放到桌上,赵普再一抬头,院墙上那些乌鸦已经飞走了,树上几只还在,但气氛明显没有刚才紧张了。

煤球也从公孙肩头飞走了,落到了院子里一个高高的架子上,梳理起了羽毛。

公孙和卢月岚围着桌子观察那只蜘蛛,赵普则是走到院子里,观察那些鸟。

“有毒么?”卢月岚问公孙。

公孙点头,“剧毒。”

“所以死者的死因是被蜘蛛咬伤中毒身亡?”卢月岚去看尸体的眼窝,但眼里并无伤口。

空洞洞的眼窝里有一层黑色的皮垫,看起来别提多别扭了。

公孙摸了摸下巴,“这蜘蛛可能是此人养的。”

卢月岚想了想,“该不会……是故意放在眼罩里的?”

“方便携带。”公孙点了点头,“如果要将毒蜘蛛带进某个戒备森严的地方,这就是个很好的办法。可以先用药物让蜘蛛处于昏迷的状态,藏进眼罩里,带到某个地方之后,将蜘蛛取出放到要放的地方就行了。”

卢月岚听得直皱眉,“所以此人可能是个杀手?”

“很可能吧,但没有成功就被杀了,问题是……”公孙围着尸体又转了两圈,“没有外伤,内脏也没受损,此人是怎么死的呢?”

公孙戴上手套,托起死者的头,开始一点点地摸索。摸了好一会儿,公孙突然停了下来,伸手去拿了一把镊子,掰开死者头发,夹住了某样东西,往外抽。用了两下力,没抽出来,就对赵普招招手。

九王爷过去,公孙将镊子给他。

赵普眯着眼睛低头仔细看了看,也皱眉,他用镊子夹住某样东西一使劲……从死者的脑袋一侧,抽出了一片叶子来。

根据叶子的形状,是一片柳叶,随着柳叶被拔出,死者的七窍也流出了血来。

卢月岚张着嘴看着那枚软趴趴的柳叶,这不是什么柳叶形状的刀片,而是真树叶!

赵普将带血的叶子放到了一旁的白瓷托盘里,说,“摘叶飞花的手法,他是被一个内力深厚的高手杀死的。”

“用一片柳叶做飞刀,穿透颅骨损伤脑部。”公孙摇了摇头,“这不是一般高手能办得到的,颅骨是十分坚硬的,而且伤痕极小。”

“不止快还准,凶手除了内力高外,还擅长暗器。”赵普觉得这种行为还挺江湖的,“没准是什么江湖仇杀之类的。”

正聊着,一个衙役拿着一张画像来给卢月岚,是方静肖刚才找到的“恩夫子”的画像。

卢月岚看完也挺不解,就让衙役去把王家那两兄弟叫来认一认尸体。

王大贵看到尸体就傻了,说此人正是委托他卖天女之饰的恩夫子,他也不明白人为什么会死了。

卢月岚就问两人,这恩夫子究竟是干什么的。

两人吱吱呜呜都有些犹豫。

卢月岚脸就沉下来了,“这都出了人命了你俩还有所隐瞒?莫不是他的死还跟你俩有关系?!”

两人急忙摆手撇清关系,最后王大贵无奈,只好交代说,“这位恩夫子,是这一带比较有名的一位掮客。”

卢月岚就斜着眼睛瞅着王员外。

王大贵赶忙解释,“干我们这行的,有些人想卖东西有些人想买东西,但又不想张扬让人知道或者留底,就通过掮客来处理,他呢,就从中抽点佣金,这也是常有的事……”

“你糊弄三岁小孩子呢?”卢月岚冷笑了一声,“掮客抽佣金?买&凶&杀&人也是这么操作的,也是常有的事?”

王大贵一脸尴尬。

“寻物园的卖品必须来路清白,你中间过了一趟掮客就存在买卖脏物的可能。”卢月岚指着王大贵问他这个恩夫子的底细,真名叫什么家住在哪儿平日跟什么人来往。

王大贵一问三不知,最后卢月岚恼了,说要封了王大贵所有买卖,全数账本送到衙门一一核对。

王大贵苦哈哈看自家兄长,王大福也不敢吱声,这里头还涉嫌人命,万一被牵连进去,自己没准乌纱不保。

赵普觉得卢月岚有点专治各种不服的意思,别看是个文人,为官作风相当的强悍,的确是挺适合太尉一职,武官应该会很喜欢他的行事作风。

而他的那个搭档方静肖……

九王爷又看了看院中架子上的煤球,和屋顶上几只正在休息的乌鸦……

王大贵被卢月岚一番“打压”之后,也是终于挺不住了,将自己知道的都说了出来。

这位“恩”夫子是一次他和朋友喝酒的时候认识的,介绍他们认识的是杨大龙。

赵普和公孙对视了一眼——杨大龙就是悬赏捉大盗黄斑鸠……被赵祯耍得团团转那位。

卢月岚让衙役跟王家两兄弟回去,将王记所有恩夫子介绍的买卖账目记录都拿来。

等将人打发走了,公孙问卢月岚,那个杨大龙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卢月岚点头,说他们盯这个杨大龙很久了,他可能知道很多关于当年灵蝶宫的内情。

“说到灵蝶宫。”赵普开口询问卢月岚,“我刚才就发现,这些鸟都是在保护你的么?”

卢月岚见赵普指屋顶上的几只乌鸦,就笑了,点点头,“静肖不在的时候它们都会聚集在附近。”

“方静肖可以控制这些鸟到一个什么程度?”赵普很感兴趣地问。

卢月岚摸了摸下巴,“这个么,就要看情况了,静肖从小就很喜欢小动物的,有时候一些鸟啊什么的飞到他眼前叽叽喳喳叫几声,他也能明白是什么意思。”

“那就是能交流?”赵普问。

“嗯……好像并不只是交流这么简单。”卢月岚说,“要看静肖的情绪,有时候他着急或者比较生气的时候,我觉得那些鸟会受到他情绪影响。”

“只有鸟类么?再大点的动物可以么?” 。

“多少都有点,猫猫狗狗,再大点的,马牛羊这些,都是能影响到的,静肖喜欢鸟,所以跟鸟玩的最多。”卢月岚说,“但是小梅子的师父,就是猿老前辈经常提醒静肖要控制情绪,所以静肖脾气很好的。总之经过这些年,他也有经验了,找到了不少窍门,不会像小时候那样一不小心就暴走闯祸了。”

“暴走闯祸?”赵普问,“具体是怎么个情况?”

“嗯……”卢月岚抱着胳膊摇摇头,“还挺多此的,有几次闹得很严重。”

公孙也点头,“我还记得小时候在书院的那次。”

“嗯嗯!”卢月岚点头,“那次真挺危险。”

赵普似乎很感兴趣,就看公孙。

公孙给赵普描述了一下当时的情况,“那会儿我们都十来岁吧,在书院念书,静肖偶尔下山回家,就会来书院等我们放学。那次他在书院门口等我们的时候,正好碰到有几个小混混用石头丢一个树上的鸟窝。那鸟窝里估计有小鸟吧,两只大鸟围着鸟巢边飞边叫,静肖就上前去阻止了。”

赵普大概猜到那几个小混混什么下场了,就跟被邹良或者霖夜火看到有人打狗的情况差不多吧……

“静肖上前阻止,那几个小混混非但不收手,还拿出弹弓打鸟,也是个寸劲,一弹弓把其中一只护巢的大鸟给打死了,结果静肖就失控了。”公孙回想当时的情形还是觉得后怕,“那会儿突然从四面八方飞来了大批的鸟,遮天蔽日的那么壮观,然后左邻右舍的狗都开始狂吠,那场面可诡异了。”

“后来群鸟追着那几个混混攻击,他们几个头破血流地躲进书斋求饶。”卢月岚无奈,“当时动静闹得太大了,衙门的人都来了,书院的夫子来帮忙求情……没办法,杀人犯法,但哪条律法也没说杀鸟犯法。”

公孙也点头,“后来静肖对那几个小混混说,那种鸟,是终其一生只有一个伴侣的,今日你们杀了一只,另一只就会孤独到死。但别忘了,鸟是世上记性最好,报复心也最重的动物,你们这辈子都会被它们视为仇敌。”

“喔……”赵普点头,“那后来呢?”

卢月岚笑了笑,“后来啊……你们去绍兴府街上逛逛,如果哪天遇到三个头上戴着铁斗笠,大晴天也穿一身蓑衣的,就是那三个小混混。因为他们但凡出门必定被鸟追,不是淋一身鸟屎就是被啄头发……不过他们三个也算因祸得福,原本整天偷鸡摸狗,后来都没法干坏事了,因为一干坏事必然被鸟袭击,所以只好走正道,如今倒是也活得很本分。”

赵普抱着胳膊就开始想心思,脸上还带着点坏笑。

公孙瞧着他的样子,大致都能猜到他在盘算什么,这要是把方静肖带去战场,打仗的时候派群鸟去骚扰敌营,追得辽兵西夏兵满地跑,那多有意思……

……

而此时方静肖本人,正陪着赵祯他们,坐船去水月宫看庆典。

赵祯站在船头欣赏湖光山色,南宫纪无奈地给他托着盘葡萄,回头瞧了瞧船尾聊天的展昭白玉堂方静肖,南宫小声提醒赵祯,“皇上,江湖传言方静肖与水月宫没有来往,这么上去会不会……”

赵祯边吃葡萄边瞄了一眼南宫纪,“亲戚就是因为不走动才会疏远么!要搞好关系自然要多亲多近,是哇?”

南宫也无语,只好盯着赵祯看,那意思——待会儿最好稍微收敛点,搞僵了展昭和白玉堂也尴尬,你也不想为难你家爱卿,是不是?

赵祯继续吃葡萄,还噗噗往河里吐葡萄皮。

南宫瞧瞧他——万岁,注意形象!

赵祯眯眼——朕在喂鱼啊!怎么啦?

……

船尾,展昭和白玉堂也都怕方静肖难做,就问他,这么上岛不要紧么?

方静肖一摊手,“我若说不去岂不是抗旨不遵?”

展昭和白玉堂都无奈,果然这位已经猜到赵祯身份了……两人莫名还有些不好意思,大宋皇帝这么不靠谱,叫外乡人见笑了。

“正好我也有些事情想问问太姨婆。”方静肖说着,问白玉堂,“对了,我听月岚说你养了条白龙?带来了么?叫我瞧瞧威不威风?”

展昭说在白家庄呢,每天吃饱了睡睡饱了吃,又皮又嗲,不止威风,还微胖!顺便他还养了只老虎,也是微胖。

方静肖说你俩可以啊,又是龙又是虎的。

三人聊着聊着就谈到了小五要相亲的事情,方静肖说,“可别乱来,一会儿让我跟小五聊聊看它喜欢什么款,万一不喜欢白虎喜欢黑虎呢?”

五爷和展昭都无语——白虎就难找,黑虎更是没地儿寻去了。

两人一起问方静肖,“你有好老虎介绍没有啊?”

方静肖说待会儿让鸟群去打听打听,看看附近山里有没有单身的虎姑娘……

赵祯和南宫吃完了葡萄走回来,听着这边聊的基本都已经不是“人话”了。

……

水月宫也不远,船缓缓靠岸,方静肖先下去,赵祯下船的时候还被船板绊了一下,吓得南宫差点把他腰带都拽断了。

展昭和白玉堂边摇头边跟下来,觉得南宫纪就是“男怕入错行”的典型,大内侍卫听着多么神气的职位啊,结果摊上个赵祯,每天都是手忙脚乱鸡飞狗跳。

下了船,渡头有水月宫的人过来接,看到方静肖还挺意外的,但都纷纷行礼,称呼他为“少爷”。

方静肖问,“庆典结束了没?有些事情想找宫主。”

水月宫的几个弟子说还在进行中。

“正好我几个朋友想观礼。”方静肖示意了一下身后的几人,“都是江湖朋友。”

展昭等人都默默看赵祯。

皇上摇着扇子点点头——会说话。

几位弟子就带着众人往里走,刚走没多远,看到个小孩儿跑了出来,对着方静肖招手,“哥!”

这小孩儿展昭他们都认识,正是小四子的青梅竹马,沈元辰。

沈元辰看着跟方静肖关系还挺好,跑来带路,拉着方静肖的手往里走,脸上还带点雀跃的样子,似乎很高兴他来。

方静肖看着也很宠沈元辰的样子,问他最近练功练的怎么样,有没有好好念书什么的。

展昭和白玉堂觉得,江湖传言可能也不是太准,看人家亲戚关系挺好的啊……

两人刚松了口气,就见迎面又来了几个人,为首一个开口就来了句,“呦,灾星到了啊,难怪今天岛上几只乌鸦嘎嘎叫个不停。”

来的是三个少年,看着都十五六的样子,穿着和沈元辰一样的衣服。

水月宫家大业大,估计都是沈家的亲戚。

展昭和白玉堂都皱眉——方静肖好歹是长辈,这几个小孩儿真没规矩!

沈元辰嘴角就拉下来了,不满地瞪那三人。

南宫扭脸瞧赵祯——看!给人家添麻烦了吧,多不好意思!

赵祯这会儿拿着扇子正边扇风边看热闹呢。

三个少年见方静肖没搭理,就坏笑着走向码头。

沈元辰皱眉,回头问,“庆典还没结束呢,你们去哪儿啊?”

三人笑嘻嘻的。

“赶紧跑啊。”

“就是,别一会儿水月宫也沉了。”

沈元辰一听这话,眼神就有些不善了,方静肖伸手拍拍他肩膀,顺便搭着肩把孩子带走了,也不去理会那几个少年。

展昭他们都跟着往前走。

赵祯回头看,那三个少年到码头就上船,看着是准备离岛了。

沈元辰一脸的不爽,嘴里嘀咕咕说今天有庆典不好搞事情,下次收拾那三个小王八蛋。

方静肖被他逗乐了,“人比你大几岁高一个头呢,你还叫他们小王八蛋?”

沈元辰哼哼了一声,边回头跟展昭他们打招呼,问他们槿儿没来么,似乎还有些小失望。

展昭他们说小四子先回山庄了,让沈元辰典礼结束了一起去玩。

沈元辰开心地说好啊。

方静肖戳戳他,说,“你好兄弟唐落梅也来了,他师父来朋友了,所以给他放假,出来玩两天。”

沈元辰撸胳膊挽袖子,“正好!那个跟槿儿一起的小孩儿功夫怎么样?加上小梅子可以组个队,小爷我可算有机会报仇了!”

方静肖戳他脑袋,“人家叫小良子,明显比你能打。”

“切。”沈元辰揉揉脑袋,“他会玩儿梅花鞠不?”

“梅花鞠?跟蹴鞠一样的比赛么?”赵祯来了兴致,用扇子戳了戳沈元辰胳膊上一根红色的绸子,“刚才那三个小孩儿胳膊上的绸子是蓝色的,你们在比赛么?”

沈元辰点头,“嗯!三人一队,我那两个组队的太弱了,一直输!”

南宫纪好奇问展昭和白玉堂,“梅花鞠是怎么玩儿的?”

“跟蹴鞠差不多,但是简化了,小孩儿练功的时候玩出来的,渐渐就成了江湖上练武的小孩儿们之间的一个比赛。”展昭小时候也是玩梅花鞠的高手,就帮着介绍规则,“这种比赛是十六岁以下的孩子们组队比的。一队三个人,很大一个场地一分为二,场地里竖满梅花桩,正当中横一张网。比赛的时候只能用脚,一方将球踢过网,另一方将球踢回。回球的时候,可以直接接球的人踢回,也可以三人打配合,但每次每人只能触球一次,哪一方没接到球就算输一分,队员落下梅花桩也算丢一分。一局是二十分,三局两胜或者五局三胜的都有。这种比赛很考验基本功,各大门派都有少年队,经常比赛。”

“哦!”赵祯眼睛更亮了,“这个听着有意思。”

方静肖按着沈元辰的脑袋晃了两下,“去年你们第几名啊?”

沈元辰气闷闷嘟个嘴,“第八。”

“说起来!”沈元辰跑到展昭身旁,两眼冒星星地问,“展大哥!你是梅花鞠之神是不是?玩梅花鞠的都知道的!”

展昭有些不好意思地摆手,“哪里哪里,小时候随便玩玩……”

“梅花赛单人赛的三连霸!”沈元辰还挺激动,“听说就是因为你,梅花赛才从单人赛改成团队赛的,是不是?”

白玉堂、赵祯、方静肖和南宫纪都瞧着展昭——没想到你还有这样一段过往啊……失敬失敬!

展昭扶额,有点不好意思,“小时候玩过一阵子……外公他们都喜欢看比赛,总带着我去,后来就让我参赛了。结果一不小心踢了个第一,然后我那群姨妈就年年给我报名……”

“要组队为什么就不比了呢?”五爷不解,按理说魔宫跟展昭同龄的也不少,组个队应该也能踢的不错。

展昭一个劲摇头,小声跟白玉堂说,“后来一踢比赛全魔宫的爷爷奶奶都去观战,助威太热情了,吃不消吃不消……”

五爷等人想象了一下那种“盛况”,一群魔宫老头老太在球场看台上喊“猫猫崽必胜、小猫爷最强”什么的……是怪不好意思的。

“你们今年也要比么?”展昭问沈元辰。

“今年春赛就在绍兴府!”沈元辰点头,“机会难得啊,这几年梅花赛越搞越大,参赛的队也越来越多了,很多大门派都是专门练的,我这边凑不齐人,小梅子要不在山里要不在坑里,不怎么有空,而且第三个人怎么也找不到,那小孩儿叫啥?小良子?”

众人都瞅着他——之前小四子明明要给你介绍的,你自己不听。

“小良子功夫很好么?”沈元辰跟展昭和白玉堂打听,“轻功怎么样?机灵么?懂战术么?好胜么?脸皮够厚么?胆子大不大?”

展昭和白玉堂听了之后都默默点头——小良子简直不二人选!

见二人点头,沈元辰握拳,“今年一定要赢!小爷我要一雪前耻!”

“什么时候比赛?”五爷有点想看比赛。

“这个月底!”沈元辰说,“这次好多人参加呢!除了中原武林还有西域过来的,有一百二十八个队!”

众人都吃惊,“这么多?”

“对啊!”沈元辰来劲了,“按照去年比赛的成绩,分四个区,单轮淘汰,踢到最后的要踢八轮,哪个队能连赢八场就是第一名!”

“去年第一名是谁啊?”五爷好奇问了一句。

沈元辰眨了眨眼,“天山队啊!”

众人都瞧白玉堂——嚯?天山队小徒弟们这么厉害的么?

五爷也意外——是么?头一回听说……

“到这个月中报名截止。”沈元辰掰着手指头算日子,“要是现在开始训练,还能一起练二十多天的配合,足够了!”

几个大人看着活蹦乱跳的沈元辰也都有些感兴趣,的确,如果他和唐落梅小良子三个人能组个队的话,的确有希望争第一。

“现在报名是要四个人的吧?”方静肖提醒他,“三个比赛的还有一个替补的。”

“呃……”沈元辰抱着胳膊歪着头想,“对哦,但是基本都是一路三个比下来,第四人就帮着递个水什么的,还有分析战术什么的……最好是脑袋聪明点。”

赵祯微微一笑,凑过去说,“那就让小四子来。”

沈元辰一愣,“槿儿?”

“嗯哼,连队名都给你们想好了。”皇上笑着晃了晃手里的扇子,“就叫‘良辰美(梅)景(槿)’队,哈哈哈……”

喜欢龙图案卷集·续请大家收藏:(www.freychem.com)龙图案卷集·续江苏文学网更新速度最快。

龙图案卷集·续最新章节 - 龙图案卷集·续全文阅读 - 龙图案卷集·续txt下载 - 耳雅的全部小说 - 龙图案卷集·续 江苏文学网

猜你喜欢: 春暖香浓娇术落花时节又逢君天上掉下个美娇娘既灵千金裘重生之嫡女祸妃重生后我嫁了个瘸子王爷龙图案卷集·续粉妆夺谋问丹朱清穿成康熙表妹清穿福运太子妃凤囚凰女帝本色艳宠香溢天下如意事本宫在上皇恩满庭芳宠妃罢工日常[清]帝王爱之一品佞妃永安调将军家的小娇娘一室春
完本推荐: 他很撩很宠全文阅读皇姐全文阅读欢喜记事全文阅读姜姬全文阅读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全文阅读[文豪野犬]死敌变情人全文阅读影后成双[娱乐圈]全文阅读国王游戏[快穿]全文阅读春江花月全文阅读时光和你都很美全文阅读就这样恋着你全文阅读吾心吾景(网王)全文阅读星际双修指南全文阅读凤门嫡女全文阅读半吟全文阅读似锦全文阅读逍遥小书生全文阅读娱乐:我不只是千亿影帝全文阅读小夜曲全文阅读农家有娇娇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今天女主她学废了吗重生九零神医福妻网游之最强传说万兽朝凰悲剧发生前[快穿]谎言之诚重生之战神吕布我的师长冯天魁妖龙古帝满级大佬穿成炮灰女配超越狂暴升级九星之主我孩子的妈妈是大明星开局签到十万年娱乐:开局就和丫丫结婚战场合同工重生成偏执霍少的小仙女洪荒:签到百年,我大道身份被云霄曝光了从斗罗世界开始签到大唐:开局我和长乐的熊孩子炮轰长安城薄爷的小祖宗又轰动世界了基因大时代她在司爷心尖撩火玄幻模拟器保护我方族长戏精打脸日常极灵混沌决神豪从系统宕机开始我有五个大佬师傅洪荒:震惊!原来我是隐世圣主

龙图案卷集·续最新章节手机版 - 龙图案卷集·续全文阅读手机版 - 龙图案卷集·续txt下载手机版 - 耳雅的全部小说 - 龙图案卷集·续 江苏文学网移动版 - 江苏文学网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