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江苏文学网 >> 龙图案卷集·续 >> 99 裂痕

清晨, 天似亮还没亮的时候, 欧阳少征被一阵奇怪的声音给吵醒了。

昨晚赵普让他想最近都跟什么人来往过, 太学一帮小才子帮他记录。火麒麟咬着笔杆子想了大半宿, 累够呛, 也没回家,正巧邹良和霖夜火都没在,就在他俩屋里住了一宿。

正睡得昏天黑地呢,就听到一阵嘻嘻索索的异响。

而与此同时, 早起练功的小良子也听到了房间外传来的奇怪声音。

小良子从床上爬下来, 跑去打开窗户往外望,就见小五不知什么时候起来了, 正蹲在欧阳借宿的那间房门外,抬着爪子挠着房门, 边挠,还边发出呜呜的低吼声,鼻子蹭着门缝嗅来嗅去, 像是在找什么。

小良子挠挠头,就感觉身后有人靠近, 回头, 赵普正站在他身后,皱眉看着对面挠门的小五。

火麒麟迷迷糊糊的就感觉有什么东西在扇自己巴掌, 睁开眼, 眼前一条火红的大尾巴正甩来甩去。

伸手揉了揉眼, 欧阳坐起来, 就见那只狐狸正趴在他身旁,头朝外,弓着身子,似乎正盯着什么,尾巴一甩一甩的。

火麒麟瞌睡也醒了,歪头瞧瞧那狐狸在看什么,等看明白地上有什么时……

“呜哇啊……”

赵普走出门,正想去看看小五在干嘛,刚走到门口,就听到房间里传来欧阳少征一声惨叫。

赵普一惊,一把推开门,就见欧阳正坐床上呢,狐狸在他跟前,一人一狐瞪圆了两双眼睛盯着地上看。

而在房间的地板上,有三条全身雪白的蛇。

这蛇赵普也是头一回见到,白的锃亮,跟白玉雕刻的似的,要不是正缓缓地移动,还真看不出来是不是活的。

三条蛇每条都是三尺左右长,昂着头,吐着黑色的信子。

赵普想走进去,衣摆却被小五咬住了。

而床上那只狐狸,也发出了低低的声音。

随着两边的响动,其中一条蛇回过头,盯着赵普看,另外两条还是昂着头,盯着欧阳少征和那只狐狸。

赵普正纳闷这是什么蛇的时候,就听到身后有很轻的声音传来,“别动。”

赵普听出是公孙的声音。

“这不是蛇。”

公孙一句话,倒是把赵普给说愣了,不是蛇是什么?

“这是虬褫(chǐ)。”公孙低声说,“剧毒无比,一旦被咬神仙难救。”

欧阳少征自然也听到了,他本来还想吐槽两句你们开封府怎么尽是些奇奇怪怪的宠物,只是刚想开口,那条盯着他的蛇似乎是感觉到了气息的变化,微微地调整了一下角度,一双漆黑的蛇目森森地盯着它。

欧阳咽了口唾沫——妈耶,好凶!那眼神好像不是宠物……

赵普抬手,似乎是想用内力拍死这几条蛇,身后公孙忙低声阻止,“别乱来!”

赵普不解。

“虬褫周身是软鳞,皮肤很薄,一旦受压或者被砍会爆开,血液四溅。它周身的血都是有毒的,溅上就得死。”

赵普双眼都睁得老大——这么牛逼啊?

公孙摸着下巴琢磨,“这蛇是哪儿来的呢?中原地区应该是没有的呀……”

“你们在干嘛?”

赵普公孙听到声音都一回头,就见黑水婆婆正站在他们身后,两人一起伸手,指了指房间里。

黑水婆婆手腕上的星白链也似乎是感觉到了什么,钻出来高高地昂着头,盯着房间里。

随着星白链吐出蛇信子,那三条虬褫也都被吸引了注意,交缠在一起,齐齐地昂着头,跟星白链对视。

婆婆朝一旁摆了摆手,示意赵普和公孙让开。

两人和小五都自觉地退后。

黑水婆婆幽幽地飘到门口,一双红色的蛇目,盯着地上的三条虬褫。

赵普小声问公孙,“天底下的蛇,都是听婆婆的话的是吧?”

公孙摇头啊摇头,“都跟你说了虬褫不是蛇,这玩意儿最爱吃蛇了。”

赵普一惊,“蛇吃蛇?”

公孙望天,“说了不是蛇……”

两人正聊着,忽然就见黑水婆婆往后一退,飘到了院子里,而那三条蛇也跟着她扑了出来。

赵普吓了一跳,这三条蛇竟然不是游动的,而是弹出来的……

“还会飞啊……”

“传说是会飞来着……”公孙还想研究研究,被赵普拽出去老远。

这时,院门口有个人走了进来。

黑水婆婆落到院中之后一闪身,躲到了那人身后。

赵普和公孙一抬头,就感觉到了一股刺骨的寒意。

这寒意相当的熟悉,两人不约而同地想到——天尊回来了么?

但抬头看清楚,走进院子来的并不是天尊,而是端着个笼屉的妖王。

再看那三条蛇,已经被冻成了白色的冰雕。

正如公孙所说,那蛇的表皮极其脆弱,此时大概是冻裂了,就见雪白的蛇身上,出现了黑色的裂纹,样子异常的吓人。

妖王捧着笼屉一脸懵,“这是传说中的虬褫么?”

黑水婆婆仰着脸问他笼屉里是什么,妖王打开给她看,是一笼热腾腾的烧麦。

婆婆伸手拿了一个吃,妖王还问公孙和赵普吃早饭了没。

小良子换好了衣服跑出来吃早饭,小四子也听到声音爬起来了,就是还没醒,扒着窗户,闭着眼睛,脑袋一点一点的。

公孙也纳闷妖王以前真是卖早饭的么?他来了之后开封府的早饭瞬间丰富了好多。而且他其他两餐好像都不是太重视,就是很顾着早饭……

房间里,虚惊一场的欧阳少征也终于是缓过一口气来了,撇撇嘴,“吓死老子了……”

说着,他就想下床,但那狐狸却似乎是不让,用屁股把他往床里堵了堵,尾巴一甩。

欧阳正纳闷。

门口,拿着个烧麦边吃边欣赏地上那三条冻蛇的公孙突然说,“对了……传说中虬褫都是成双出现的……”

话音一落,赵普突然一扭脸望向欧阳的房间。

欧阳少征也感觉到一股怪异的寒意,猛地一抬头,就见横梁上还挂着一条虬褫。

就在他一抬头的瞬间,那蛇朝他飞了过来。

几乎是同时,那只狐狸拽着床边的帷幔往一旁窜了出去。

欧阳眼看着帷幔被拽开挡在了自己眼前,那条飞来的虬褫也一头撞在了帷幔上,被弹出去摔到了地上……

落地的瞬间,妖王的内力也到了。

赵普跑进屋,跨过那条冻僵了的虬褫,伸手拽开帷幔。

床上是傻眼的欧阳少征,和那只蹲坐在床尾,晃着一条大尾巴的红狐狸。

此时,欧阳和赵普都愣在原地,一起转脸盯着那狐狸看。

狐狸大概是看危险解除了,就跳下床,跑出去围着妖王转了一圈,似乎是要吃的。

妖王蹲下,拿了个烧麦喂它。

欧阳从床上爬起来就往外跑,阻止妖王,“别给我恩公吃烧麦!我去买鸡!”

赵普也走了出来,坐在桌边盯着那狐狸——这是他兄弟救命恩人……不对,恩狐!

……

不一会儿,天光大亮,众人都起床了。

围坐在院子里议论今早的事情,都觉得后怕同时又很蹊跷。

欧阳盘着腿坐在杏花树下,拿着个鸡腿喂狐狸。

包大人也起来了,看着被放在盒子里的四条冰雕蛇,不解,“虬褫是类似神物一样的东西,本府也从来没见过,为什么出现在开封府里?”

“而且四条都在那红毛房间里。”赵普拿着个调羹盯着欧阳少征,心里则是反复琢磨——之前太师也说了,要从欧阳下手是合情合理,但用这种方法……这么直接?找死么?

公孙无奈地看赵普,调羹都快被他捏碎了。

一旁,白龙王和公孙某也在讨论虬褫的话题,白龙王说这东西中原没有的,属于西夏神物,听说西夏皇族会养在琉璃缸里。

白龙王随口说的一句,赵普似乎是听到了,放下了手里的调羹。

公孙和小四子都仰起脸看赵普,就见赵普站起来,眉头微皱就往外走。

这么巧,他刚走到门口,赭影一头撞进来,“王爷!出事了!”

赵普脸色也难看,似乎是预料之中,对赭影点点头,两人就出去了。

包大人也往外望——出什么事了?

这时,王朝马汉跑了进来,到包大人跟前禀报,“大人,天牢里的西夏特使李番还有三个服侍他的随从都死了。”

“什么?!”包大人一惊,“怎么会……”

“像是被蛇咬死的。”马汉说,“今早狱卒去送早饭,发现四个人睡着一动不动的,进去一看,全部脸色发黑,已经没气了,身上有蛇咬的伤痕。”

包大人脸色也变了,暗道不妙,也顾不上吃早饭了,让人备轿出门。

……

公孙叹了口气——李番虽然有杀人嫌疑但没证据,案子都没开始查,就这么死在天牢里了。最要命的他还是西夏特使,李元昊的亲侄子,属于正儿八经的西夏皇亲,估计一会儿要震惊朝野了。

公孙去房间里拿了药箱子,到天牢验尸去了,院子里,太学那群学生拿着烧麦乖乖去上学了,谁也不敢多说话。

留在院中吃饭的众人也是觉得气氛微妙。

一直没说话的殷候看了一眼银妖王。

妖王掐了掐手指头似乎是算了一挂,算完也没说什么,低头继续喝粥。

沉默中,殷候突然开口,“所以带衰那个不是我家昭昭。”

众人盯着他看了一会儿,都点头——有道理!

……

晌午的时候,展昭、白玉堂一行人带着浩浩荡荡的兵马回到了开封城外。

进了开封城门就安全了,邹良和霖夜火先带兵押送那些黑衣杀手去军营,展昭和白玉堂护送着秦小姐的车队进城。

一进城天尊就跑没影了,说是想吃橘子,去买橘子了。

展昭一路走,莫名就觉得,城里的气氛似乎是有些不对头。

“怎么了?”白玉堂见展昭摸着下巴东看西看,就问他。

“是不是出什么事了啊?”展昭看着几队跑过的皇城军,“好像很紧张似的……”

“鲛鲛还跟着欧阳么?”展昭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小四子说的大凶之兆,比较担心。

白玉堂摇摇头,“我去了大名府鲛鲛就应该消失了,隔太远了我也控制不了……”

两人正聊着,就见天尊突然出现在了他俩跟前,手里拿着兜橘子,大概是刚买的。

五爷还挺意外——竟然没走丢,自己跑回来了……

“我刚才听到买水果的路人在讨论,说是皇城军出事了,统领可能要被撤职了。”

展昭和白玉堂对视了一眼,“皇城军统领……那不是火麒麟么?”

天尊点头啊点头,“是小红毛吧,所以小四子的大凶之兆是他被撤职么?”

展昭皱眉,“出什么事了欧阳少征会被撤职?”

“好像说死了个什么外史。”天尊指了指自己的耳朵,“路人好多都在聊,还有说小红毛冲撞了小皇帝。”

展昭和白玉堂一听更纳闷了,什么跟什么啊?

两人带着车马加紧脚步赶回开封府。

衙门口还是一如往常,让人将秦小姐安顿好,展昭和白玉堂跑回了喵喵楼。

进了院子,就见院子里一派的祥和,小四子和小良子坐在石桌边写功课,黑水婆婆端着个茶杯,坐在一旁瞧着俩小孩儿。

另一边,杏花树下,欧阳少征拿着把梳子正给那只红狐狸梳毛。

欧阳挽着袖子,衣摆还湿了,那狐狸毛蓬蓬松松的,看着像是刚洗过澡。

展昭和白玉堂对视了一眼,不觉得欧阳的状态像是被撤职了啊。

天尊一闪身,就坐在了石桌边,给小四子和小良子递过去橘子,边问黑水婆婆,妖王和殷候在哪儿。

黑水说小夫子和妖王去太学上课去了,殷候和白龙王在后面的花园里,这两天孵出来了两只小鹦鹉,他俩看鸟儿去了。

展昭和白玉堂又去看欧阳少征。

欧阳给狐狸梳完毛,觉得手感不错,正撸毛呢,心情看着挺好。

展昭过去,拍了拍欧阳少征。

欧阳抬起头。

展昭小声问,“你被撤职啦?”

欧阳愣了愣,一歪头,“哈?”

“没被撤么?”展昭眨眨眼。

欧阳摸着下巴,“哪个撤我的职?什么职被撤了?”

展昭有些疑惑,回头看天尊。

天尊正剥橘子呢,见展昭看自己,指了指耳朵,“我真的听到了哦,很多路人在聊。”

其实回来的路上,白玉堂和展昭也听到了类似的话,的确是有在传。

“你冲撞赵祯了?”白玉堂也问欧阳。

欧阳一头雾水,“我怎么不知道?我好久没进宫了……话说我干嘛了?”

展昭皱眉,“所以是谣言?”

“什么谣言?”

门口,赵普和拿着药箱子的公孙一起走了进来。

展昭将路上听到的风言风语跟赵普一说,赵普脸色更难看了几分,对屋顶的方向勾勾手,紫影就跳下来了,说赭影和仟翼去查了。

公孙跟展昭说了李番死在牢里和今早欧阳被虬褫袭击的事情,听得展昭和白玉堂也吃惊不已。

展昭想不明白,“那蛇是怎么混进来的?开封府那么多高手……”

“这几条蛇是从天牢那边过来的,从房顶进入的欧阳的房间。”公孙刚刚验尸回来,“天牢里有个琉璃缸,盖子打开着,根据狱卒的说法,李番的那几个侍从回去驿馆捧了这个琉璃缸过来。狱卒本来不让进,但侍从说,这几条白蛇是李番的宠物,拿来给李番解解闷,还跟狱卒说是没毒的普通蛇。狱卒也不太了解,觉得这蛇还挺可爱的就让捧进去了。”

展昭听了挺不满,“狱卒这么没警觉性啊?”

赵普倒是也不觉得奇怪,“你开封府又是龙又是虎的,狱卒还能拿几条小白蛇当回事?”

公孙在一旁点头,“就是!”

众人都回头瞧他,那意思——你还好意思说?什么蛇也没你养的那些蛊虫吓人啊!

展昭被说了个无言以对,回头瞧白玉堂。

公孙和小四子则是摸下巴,觉得是应该反省一下。

……

不多久,出去打听消息的影卫们都回来了,连同龙乔广也一起来了。

赭影说皇城各种谣言,明显是有人故意散播出去的。

广爷今早收到风也赶来了,赵普写了封信让他跑一趟馆驿把信给李荣,顺便盯一下情况。

信已经交到李荣手里了。

一个上午,龙乔广都在馆驿附近盯着,果然,有几波人到了金庭馆驿找李荣,西夏那边也是焦头烂额。

李番死了,李荣还挺心疼,不止心疼还麻烦。一方面李番死在了开封府,就在赵普眼皮子底下。另一方面他还是被自己养的蛇咬死的,那蛇咬死他之后还差点咬了欧阳少征。

李荣知道李番养蛇玩儿,但他记得都是些没毒的蛇啊,所以找来了李番的随从询问。

几个随从也是一头雾水,说李番的确是养了四条白蛇,但那就是普通的白蛇啊,一直都是拿猪肉喂,也不咬人也没毒。虬褫那么珍贵,上哪儿找去……李番没事还总捧着那几条蛇玩,这几条小蛇从来都不咬人的。

李荣虽然火大,但他可不傻,这事情不简单,赵普给他的信里也说了,这是有人要借刀杀人挑拨离间的手法。果然,一个上午就来了三四波人到他这儿挑拨,话头有意无意地就往皇城军身上领,这锅甩来甩去,好似是想要扣到欧阳少征头上去。

李荣考虑再三,给赵普回了封信,拿着信走到院子里晃了晃,果然,龙乔广亲自来了,拿了信就走了。

广爷把信交给赵普。

赵普看完,交给了展昭他们传阅。

“李番养的是没有毒的蛇?”

“李荣信中也写了,西夏皇族的确养白蛇,但并不是剧毒的虬褫,虬褫十分罕见,而且性格凶恶,没人会养来当宠物的。”

“所以有人将送进大牢的白蛇给调包了?”白玉堂有些想不通,“蛇杀了李番之后又跑去袭击欧阳少征?”

一旁给狐狸梳完毛的欧阳打着哈欠摇头,“确定是我?我昨晚只是借宿在这里啊,而且这也不是我的房间。”

众人也觉得有理,四条虬褫为什么会都跑进欧阳少征的房间呢?这本来是霖夜火和邹良常用的一间屋。

“大牢到这里也不近,穿过院子,爬上屋顶,钻进房里……”展昭数了数步骤,“这期间肯定没其他人帮忙的,蛇是自己过来的,所以才没被发现。”

众人想了想,都觉得毛骨悚然,确定只有四条么?

这边正讨论,包大人从院门外走了进来,身后还跟来了捧着肚子的庞太师。

太师一如既往的淡定,到小四子身边坐下,瞧他写的功课,顺便蹭了俩橘子吃。

展昭他们则是问包大人上朝怎么样。

包大人叹了口气,摇摇头,“来势汹汹,唉,不知何时开始,这裂痕已经产生了啊。”

赵普听到此言也没说话,皱眉看一旁。

展昭有些担心,毕竟人是死在开封府大牢的,就问包大人“大人,朝上有人为难你么?”

包大人倒是笑了,“奇就奇怪再,根本没人提开封府。”

展昭纳闷,平时一点鸡毛蒜皮的事情,开封府就老被说,这次这么大事竟然没人找麻烦?

“唉。”包大人叹了口气,拍了拍路过身旁的欧阳少征,“本府已经尽量往开封府身上揽了,但满朝文武除去一半看热闹的,大多数都是默契地将祸水往皇城军的方向引,先锋官,一早上耳朵烫不烫?”

欧阳听到这话倒是乐了,伸手摸了摸耳朵,嬉皮笑脸来了句,“满朝文武都是大老爷们惦记我干嘛?就没好姑娘惦记我么?”

包大人也让他逗乐了,苦笑摇头。

展昭和白玉堂都看欧阳少征——你还乐?

欧阳刚想开口,就听外面一阵吵闹。

众人回头,只见院门外,霖夜火拽着邹良进来了。

邹良黑着一张脸,霖夜火边走边数落他,“你还小啊!都说了人家是故意挑事……”

“怎么了?”赵普问。

霖夜火一边拽住要出去的邹良,一边说,“刚才军营办完事去了趟皇城军那边,然后听到有人说红毛闲话,他就要动手揍人了,都说了人家是故意讲给他听的。”

邹良还要往外走,赵普问他干嘛去。

邹良说咽不下这口气要去放狗,霖夜火抬手照着他后脑勺就“呱唧”一下,“狗做错什么了要去咬那种东西?”

邹良捂着头看霖夜火。

霖夜火瞪了他一眼,指着一旁的凳子——坐下!

邹良坐下,哑巴坐在他旁边,一人一狗一起抬头看霖夜火,火凤眯着眼睛警告他俩——不准动!

邹良和哑巴一起扭脸看一旁,倒是也没动。

赵普、龙乔广和欧阳少征抱着胳膊站一旁,看着霖夜火“管”邹良,

赵普还挺欣慰的,有人管得住就行。

展昭拍了拍欧阳少征,众人都看他——明显冲着你来的么!有什么想法没有?

火麒麟伸手拍了拍胸口,撇撇嘴,“突然变得好重要,有点不习惯……”

喜欢龙图案卷集·续请大家收藏:(www.freychem.com)龙图案卷集·续江苏文学网更新速度最快。

龙图案卷集·续最新章节 - 龙图案卷集·续全文阅读 - 龙图案卷集·续txt下载 - 耳雅的全部小说 - 龙图案卷集·续 江苏文学网

猜你喜欢: 皇恩(射雕)陶华王风宠溺呆萌小王妃天上掉下个美娇娘半路杀出个侯夫人报*既灵大妆皇兄花开春暖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将军家的小娇娘大唐魏王妃传锦乡里宠妻无度之嫡妃不羁穿越天是红河岸琅琊榜妻为上人生若只如初见贤妻良母春风吹(女尊)娇术掌家娘子与子偕行庶难从命
完本推荐: 草莓印全文阅读坠落春夜全文阅读穿到明朝考科举全文阅读我被反派学校录取了全文阅读异世情缘(GL)全文阅读久旱全文阅读奈何只钟情于你全文阅读仙逆全文阅读引诱反派的正确方法全文阅读红楼之风华绝黛全文阅读女配不掺和(快穿)全文阅读他站在时光深处全文阅读绿茵峥嵘全文阅读投行男女(原名我们住在一起)全文阅读鬼王绝宠:逆天废材妃全文阅读姜姬全文阅读恶汉的懒婆娘全文阅读娱乐之最强奥特曼全文阅读当炮灰女配成为团宠全文阅读拯救恶毒女配(gl)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这个剑修有点稳妖女哪里逃我,大秦异性王,开局结拜始皇帝从我是特种兵开始嘲讽成神娱乐:开局就和丫丫结婚某科学的海贼承恩妃末日拼图游戏玄浑道章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我真没想当皇帝啊娘娘进宫前有喜了垂钓之神北雄催妆神魔之玥上为尊我在全职法师世界想要稳健发育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职业高武:开局窃取不死神凰天赋!我能赋予万物本源开局签到十万年从红月开始神豪从系统宕机开始某综漫的神圣右方洪荒:我能绑定圣人修炼!仙宫芝加哥1990黑莲花女配重生了我每天随机一个新系统网游之最强传说

龙图案卷集·续最新章节手机版 - 龙图案卷集·续全文阅读手机版 - 龙图案卷集·续txt下载手机版 - 耳雅的全部小说 - 龙图案卷集·续 江苏文学网移动版 - 江苏文学网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