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江苏文学网 >> 龙图案卷集·续 >> 68 锁

伍山川告诉开封众人, 自己的父辈都是五子教的教徒,当年五子教覆灭之后, 他家的长辈也都隐姓埋名各奔东西了。

但是这些年, 他家里一直都供奉着五原神邱,耳濡目染之下, 他也信奉五子教。

据说当年五子教之所以会被消灭,就是因为五位教主之中出了一个叛徒,他背叛了五子教,偷走了圣物五原神邱的紫金像和珍贵的经卷。

五子教的教徒散落各地, 大多妻离子散家破人亡,都是拜此人所赐, 有传言说此人潜入中原, 经过多年已经身在朝中担任要职。

五子教那些遗留下来的教徒们彼此都有联系,多年来一直在追查这叛徒的下落。

三奶奶原名叫柳素,与伍山川和鲁程云都是五子教之后, 原本鲁程云并不热衷于报仇,是因为柳素才答应和伍山川他们联手。可后来鲁程云不知道查到了些什么, 突然说要罢手不准备再调查下去了。也就是因为这件事, 柳素跟他闹翻了, 投奔了伍山川。可前段时间鲁程云突然又与三夫人有了书信来往,两人余情未了, 所以伍山川看三夫人看得那么紧。

开封众人对这三位乱成一锅粥的感情问题不感兴趣, 伍山川交代的长篇大论里, 有两点引起了众人的注意。

其一, 当年五子教的叛徒如今竟然在朝为官,还身居要职,这听起来就有点吓人了。另外,紫金神像和经卷是什么?就为了那么两样东西,身为教主之一竟然背叛自己的教众,最后要搞到灭教那么严重?

但这些都是伍山川一面之词,究竟有多少能相信也是不好说。

根据伍山川说的,他可是什么罪名都没有,清清白白一棵白莲花。

那么问题就来了。

霖夜火觉得好笑,“你什么也没干那今晚是怎么回事?”

伍山川一摊手,“这我也不知道啊……不知是不是不小心得罪了什么人,所以遭人报复。”

“呵。”赵普让这老头一脸装傻样给逗乐了,“你都不知道自己得罪了什么人?人家现在不是朝你丢俩鸡蛋,而是要你全家上下一百多口人的性命。”

“呃……”伍山川脸上变颜变色的,摆摆手道,“我性子直了点,有时候一点无足轻重的小事情也是很容易得罪人的。看唐门不就因为几句话给得罪了么!不然今日也不用摆酒道歉了不是!”

白玉堂瞅了伍山川一眼,五爷跟他原本也不熟,但从老头这几句话来看,他就是个小人。他跟唐门道歉明显不是发自真心的,在他看来满大街说唐小妹闲话,败坏人姑娘名声,不过是“无足轻重的小事情”,五爷就有些不爽。

赵普和霖夜火看在眼里,也清楚伍山川是个人前一套人后一套的小人,他的话可信度存疑。

众人说到此处都不做声了,气氛突然就有些尴尬。

坐在一堆武人中间听了一路的公孙,此时正在打量身边的展昭。

从刚才开始,展昭就很安静,伍山川讲完全程,展昭一句话都没插,一个问题都没问,这相当的反常。

公孙瞧了展昭好几眼,发现他眼神放空心不在焉的,似乎并没在听伍山川讲话,而是在发呆或者在想心思。

连公孙都察觉出异样来了,白玉堂自然早就发现了。

以五爷对展昭的了解,伍山川刚才几句话槽点满满,放往常展昭肯定忍不住,非怼他几句不可,今天怎么了?

就在众人都下意识地去看展昭的时候,原本不动的展昭,突然动了。

展昭先是眨了眨眼睛,随后转眼望向同样也一言不发的三夫人柳素。

看了柳素一会儿,展昭突然开口说,“杨柳村。”

三个字一出口,三夫人手就是一抖,猛地睁大了眼睛抬头盯着展昭看。

白玉堂等人看得真切,听到“杨柳村”三个字的时候,三夫人满脸的惊恐。

展昭继续不紧不慢地说着,“那村子靠山,背后是绝壁两边是密林,村口有一口井。”

随着展昭的描述,三夫人整个人都开始颤抖,忽然抱住头惊声尖叫了起来,这动静吓了在场的人一跳。

伍山川也吓得站了起来。

柳素在一阵颤抖之后就开始抽搐,样子极其痛苦像中毒了一样,在场众人也懵了,不明白展昭没来由的几句话,为什么会有这么大威力。

公孙快步走到床边查看柳素的情况。

赵普也走了过去,在公孙的要求下,点了柳素的穴。

公孙把了一会儿脉,就对伍山川说,“尊夫人病了,病的还挺重的,最好是送去开封府。”

伍山川一听似乎不乐意,“这个……”

“这次没死也是不幸之中的万幸。”赵普看了伍山川一眼,“而且她是唯一见过那个袭击者的证人,破案之前,先让她住在开封府比较安全。”

赵普开口自然说一不二,没给伍山川机会阻止,赵普就命影卫弄了驾马车来,送柳素去开封府。

伍家寨里依然有不少事情处理,开封众人留了皇城军在外围驻守,其他人先回开封府,明天一早,他们再来。

……

开封众人急着走也是有原因的,一方面公孙似乎是发现了什么,急着把柳素带走。另一方面,所有人都感觉到展昭有些不对劲,究竟出什么事了?

离开伍家庄的别院,白玉堂拉住展昭走到人较少处,“猫儿!”

叫了两声,但展昭一直都处于一种发呆的状态,直直地盯着前方,仿佛根本没听到。

五爷看看跟过来的霖夜火。

火凤伸手在展昭眼前晃了晃,展昭都没眨眼。

霖夜火跟白玉堂对视了一眼,一起回头叫公孙。

公孙和赵普也过来了。

公孙给展昭把了把脉,脸上有些疑惑,“很正常啊……”

又看了看展昭的眼睛,最后围着展昭转了两圈,公孙想了一会儿,伸手在展昭耳边啪啪地用力拍手,边大声喊,“起床啦!起床啦!”

连喊了十来遍,公孙手掌都拍疼了,忽然,展昭眨了一下眼,似乎是回过神来了,看看公孙,又看看众人。

“猫儿,你怎么了?”白玉堂赶忙问。

“呃……”展昭想了想,突然道,“等我一会儿啊,我那边再待会儿。”

说完,展昭就又不动了。

众人面面相觑。

“他要在哪边再待会儿?”霖夜火问。

公孙伸手一拍赵普,对着前边一努嘴。

赵普顺着公孙望的方向看过去,就见夭长天就在不远处,正打着哈欠准备溜达下山。

赵普赶紧跑去拦住他,问他展昭到底怎么回事。

夭长天瞄了这边一眼,招招手,“都拉回去问殷候。”

众人无奈,只好将展昭拉走。

白玉堂拉着展昭走,展昭就跟平时似的,脚步轻快,让他上马车,他一跃也就上车了,坐在三夫人旁边,靠着车窗抱着腿,继续发呆。

五爷下车拽住他舅公,也有些急了,那意思——我家猫来的时候明明很灵,回去的时候变成傻猫了,怎么回事?!

夭长天瞅着白玉堂的样子也觉得挺有意思,难得见他急眼一回。

赵普对赶车的赭影招招手,那意思,赶紧拉回去叫妖王瞧瞧怎么的了。

那么展昭究竟在干嘛呢?

展昭刚才一直在那个荒村里。

除了村口的枯井堆满了尸体,村口还有一个草棚里也都是死尸,场面看着相当惨烈。

这些尸体身上都有外伤,鲜血把草棚都染红了……然而伍山川描述的,柳素梦境之中的村子是瘟疫村,人都是病死的。

眼前的景象跟描述中稍有不符。

展昭本来也没想往村里走,但他要离开的时候,听到了孩子的哭声。听声音还挺多小孩儿的,有男有女,哭着喊爹娘,十分的凄惨。展昭哪儿听得这个啊,就算搞不清楚是幻觉还是什么玩意儿,他果断地就循声找了过去。

再往前走几步,有一个小门楼,挂着块牌匾写着“杨柳村”三个字。

展昭看到村名之后,突然有了一个想法,想问问柳素当年看到的是不是这个村庄。

所以他刚才想了一下,问了柳素那几句话。

结果一问,柳素情绪就失控了。

同时,展昭再一次回到荒村,听到了一个很清晰的女孩儿的哭声。

展昭循声走到了一间破屋前,刚要进去,就听到了很大的拍手声,还有公孙喊他起床的声音,所以他刚才回了个神。

但他还是有些放不下那个哭声,就又回去了。

此时,展昭能清楚地分清楚哪个是幻境,哪个是现实,甚至在适应了一段时间之后,他感觉自己似乎掌握了一定的规律。要进入环境不是那么难,要出来也很容易,就取决于自己想不想。

心里有了底之后,展昭就更大胆地在村子里行走。

说起来也神奇,明明是虚无不存在的幻境,却是那么真实。

站在那间破屋门口,屋子里不断有哭声传来。

与村中其他宅子一样,这座房子破败不堪。可如果仔细观察,可以看出这屋子在荒废之前,应该是间很温馨的小房子,屋外的院子里还挂着一个秋千。

展昭走进院子,推开房门。

房中空空的,并没有人。四外看了一下,发现墙边有一个立柜,柜子上下两层,下面一层有镂空的花纹,透过缝隙,可以看到里面有人。

展昭走过去,在柜子前站住,蹲下。

透过镂空的柜门,就见柜子里蜷缩着一个衣衫褴褛,瑟瑟发抖的小姑娘,目测也就十来岁。

展昭盯着她看了一会儿,觉得有些眼熟。虽说着小女孩儿很瘦很脏,但展昭觉得她长得跟柳素很像。

展昭伸手要开柜门。

但柜门打不开,小女孩儿也伸出双手,死死拽住柜门。

展昭以为她害怕,低声说,“别怕,我来救你。”

小女孩儿哆哆嗦嗦地伸手,示意展昭别出声,用干哑的声音说,“他们在外面。”

“他们?”

展昭刚问出口,就听到屋外传来脚步声。

随后有个身影在窗外闪过。

听脚步声,应该有两个人,展昭有些疑惑,这俩人哪儿来的?刚才分明没感觉到气息。

走到窗边,展昭等了一会儿,确定的确有两个人正在围着宅子转圈,他瞅准了突然一抬手,一道掌风扫过,一个人摔倒,另一个人也停了下来,去扶那个摔倒的人。

展昭看到这两人,不禁皱起了眉。

着两人非常年轻,看着也就二十来岁,但展昭却十分肯定认识这两人,他俩一个伍山川,一个鲁程云!

两人看到窗边站着的展昭,转身就逃走了。

展昭跃出窗户,却发现这两人的气息已经消失了。

正这时,耳边突然又有一个声音传来。

这个声音是这一切的开始!展昭记得很清楚,之前他完全听不清,这次他却似乎听清了,那个声音对他说,“把锁打开!”

展昭一愣——开锁?

想了想,他快步回到屋中,走到那个小女孩儿藏身的柜子前面,就见柜门上的确是锁着一把锁。

展昭疑惑,刚才有这把锁么?

同时,四周围传来了或近或远的哭声。

展昭走出屋,就近打开了隔壁的房间。

就见房间的一个柜子里,也锁着一个正在哭的小孩儿。

连着进了几间破屋,都有被锁在柜子里的孩子。

展昭走出宅子,站在荒村中间的一块平地上,四面八方,所有宅子里都传来孩童的哭声和呼救声,哭声中,那个诡异的声音再一次响起“把锁打卡!”

随后,展昭就感觉一阵天旋地转,紧接着,眼前的荒村开始被黑暗吞噬。

等那一阵晕眩过去,荒村和哭声都消失了,展昭坐在马车上,眼前是有些担忧地看着自己的白玉堂,白玉堂身后,是靠着车门的霖夜火和赵普。

公孙就在展昭身旁,在照看昏睡的柳素。

赵普回头问公孙,“柳素有什么问题么?”

“起死回生一回感觉不只是幻术那么简单!”公孙果然还是对钢材柳素身上发生的事情耿耿于怀,“三夫人脉象很奇怪,她的情绪起伏也很不正常,我要带她回去好好研究一下。”

霖夜火抱着胳膊瞧着昏睡的三夫人,自言自语,“那个什么素心人真是鲁程云的话,他应该子时约了柳素在子午巷见面……”

白玉堂也点头,本来想问问柳素子午巷在哪儿,但现在没机会……

“鲁程云……”

众人都一愣……因为开口说话的是展昭。

公孙回头瞧展昭,“你醒啦?我瞧瞧……”

公孙刚想伸手翻他眼皮瞧一瞧,展昭突然一闪身,从车门窜出去了。

霖夜火就见身旁一个红影窜出来,一个黑影窜进去,红影是已经上了对面房的展昭,黑影则是扑进马车里把扑了个空的公孙接怀里的赵普。

公孙趴在赵普肚子上,眨眨眼,转眼看对面已经上房了的展昭,不满,“跑了?!”

白玉堂追着展昭也上了房。

展昭左右瞧了瞧,似乎是分辨了一下方向,最后一抓白玉堂的袖子,“鲁程云住哪儿啊?”

“好像是在客栈……”白玉堂也分辨了一下方向,最后指着远处太白居附近的一座客栈,“之前看到程云镖局的马车在那附近。”

“走!”展昭拽上白玉堂就往那个方向跑。

白玉堂感觉展昭好像又恢复正常了。

“我怀疑事情比我们想的要复杂的多!”展昭神神秘秘地对白玉堂说,“先上他家找找有没有钥匙!”

“钥匙?”五爷听得莫名其妙,“什么钥匙?”

“好多钥匙!”展昭认真问白玉堂,“谁会把小孩子锁起来?”

五爷不解。

“还锁了很多小孩子!”

白玉堂想了想,“莫不是人贩子?”

展昭一撇嘴,“可不是么!刚才让那俩小子跑了,等猫爷逮住他们,踩死丫的!”

白玉堂边走边观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很生气的展昭——从傻猫变成炸毛猫了……究竟是恢复正常了没有呢?

喜欢龙图案卷集·续请大家收藏:(www.freychem.com)龙图案卷集·续江苏文学网更新速度最快。

龙图案卷集·续最新章节 - 龙图案卷集·续全文阅读 - 龙图案卷集·续txt下载 - 耳雅的全部小说 - 龙图案卷集·续 江苏文学网

猜你喜欢: 游龙随月重生之嫡女祸妃贤妻良母清穿福运太子妃掌家娘子王风一室春半路杀出个侯夫人墨桑红楼之禛情凝黛盛世医妃既灵锦乡里盛华神背后的妹砸妻为上国色丞相的病弱娇妻盛世医香之锦绣凉缘旺夫命爹你今天读书了吗落花时节又逢君痞妻,你敢反清穿成康熙表妹春暖香浓宠溺呆萌小王妃
完本推荐: 娱乐之最强奥特曼全文阅读俗人回档全文阅读宠妻之路全文阅读临渊行全文阅读重回九零全文阅读凤凰花(GL)全文阅读玫瑰挞全文阅读重生之国民男神全文阅读娇藏全文阅读花瓶专业户全文阅读如果他知道全文阅读掠天记全文阅读穿回大佬少年时[穿书]全文阅读影后成双[娱乐圈]全文阅读夏之叶全文阅读久旱全文阅读全球高武全文阅读佛系女配穿书日常全文阅读他来时有曙光全文阅读他那么撩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太古龙象诀万古神帝奥特曼之迪迦临诸天三国从忽悠刘备开始保护我方族长一笑风云变芝加哥1990柯学捡尸人什么都会的仁王君我在古代日本当剑豪她在司爷心尖撩火救世主她才三岁半穿成七零极品假千金大唐:开局我和长乐的熊孩子炮轰长安城掌门师叔不可能是凡人超神宠兽店极灵混沌决我有一个特种兵系统洪荒:我祖龙,开局选择龙族退隐!都市:再来亿次!精灵系生活重生成偏执霍少的小仙女逆天神医妃大佬她马甲又A爆全球了我的师傅每到大限才突破玄浑道章技术型工种(快穿)九星之主高武:开局窃取不死神凰天赋!借剑

龙图案卷集·续最新章节手机版 - 龙图案卷集·续全文阅读手机版 - 龙图案卷集·续txt下载手机版 - 耳雅的全部小说 - 龙图案卷集·续 江苏文学网移动版 - 江苏文学网手机站